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经验故事- 我认识的100个女孩
我认识的100个女孩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观看欧美大片毛片_日韩一级毛片欧美一级_手机看片]

地址发布页:

Contents

  这是很久前的事了。
  
  父母长期呆在澳洲,我印象中好像没见过父母几次。家里主要由从四川来的一位中年妇女照看,做做饭,洗洗
  
  衣,从小就是我叫张姨的带大的。张姨名叫张琼,属于美丽又事业有成的白领,据说曾经与我母亲一起追求过我父
  
  亲,结果父亲娶了我妈,张琼一直未嫁,我父母到澳洲继承遗产并在澳洲做生意,张琼就成了义务母亲,负责照理
  
  我一切。
  
  我家就我与妹妹两个孩子。我大妹妹整整七岁,她出生在香港但一直随父母在澳洲,大概在妹妹八岁时,父母
  
  让他回到中国,说是先领略些中国文化,让她在北京的一所小学读书,那时我正好读高中,生活中突然增加这样一
  
  个洋气的小妞,自然也充满了乐趣。
  
  妹妹中文名叫李娇栎。我们都叫她娇娇。小姑娘活泼可爱,性格外向,对任何事情都充满了好奇。当然,我也
  
  很喜欢带她出去玩,尤其是同学聚会。因为她确实很漂亮。娇娇独立性很强,自己的事情基本上从不让别人插手,
  
  除了我之外自己住的房间也从不让别人进。娇娇总是一个人睡觉,而且喜欢裸睡,四川保姆告诉我说家里增加一人
  
  一点也没增加工作量,也算是父母教育有方吧。娇娇小时还有许多有趣的故事因为时间的关係都淡忘了,但总忘不
  
  了小时她那可爱的模样。
  
  娇娇很喜欢我,而且对我百依百顺。记得一个下雨天,窗外雷雨交加,娇娇吓得惊恐万状地跑到我卧室,钻进
  
  我被子,以后她就常要跟我睡,偶尔还要一起与我洗澡,一起逛街。我总觉得我潜意识中有一种佔有她的慾望,但
  
  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人性。一直到后来他变成大姑娘了,偶尔钻进我被子,与一个裸体美女同卧,让我冲动但一想
  
  到是自己的亲妹妹,我还是能把持得住的。我们之间可以说都了解彼此之间身体的任何地方,我们也互相抚摸,甚
  
  至接吻,但都没有越过更进一步的界限。
  
  其实在读初中我就为自己的性而困扰,也就在初中就开始了自己的手淫生活。是张琼使自己成为了一个男人。
  
  张琼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在我父亲结婚后她也曾谈过几个男朋友,不知甚幺原因最后都分手了。记得小时侯常躺在
  
  她怀里入睡,到小学后我很少与她同睡一张床,但她常来我家住,晚上也总是在我房间旁另一间房睡,我想大概是
  
  为了更好地照顾我吧。因为她从来不像一般父母样严厉,所以从小我就只是把她当作一个朋友、玩伴。
  
  十七岁那年,在一个夏夜,我实在为自己的性冲动而难受,那时感觉好像任何异性都美妙而富诱惑。我进到她
  
  的睡房,她静静呼吸宁静地躺在那里,洁白的身体因窗外的月光而更加圣洁细腻,我脱掉身上一切衣物,钻进了她
  
  的被窝,她惊醒见是我,吓呆了,她怎幺也没想到我会做这样的事情,当她想严厉地呵斥我时,我早象发情的马贴
  
  到了她身上,在我的手乱抓嘴乱啃的过程中,她的身体慢慢鬆弛下来然后颤动起来,她显然是承认了现实,手诱导
  
  着我进入到她体内,真正和女人做爱这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最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干的一次。事后,我软软地爬在她
  
  身上,她默默地流泪,但没更多地责怪我。
  
  以后,凡是我有慾望我就进到她房间,每次她都完全按我的要求承受,自从我第一次强迫后,她似乎不像过去
  
  那样象长辈那样教育我,到更像一个默默无闻的大姐姐,她的话比过去少多了,可来我家的次数更多了。
  
  我们一直持续着,直到有一天,娇娇晚上去我房间,见我不在,听到隔壁有声响,她推门而入,见到床上的我
  
  们,先是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楮,然后是变白了脸,最后是冲到羞愧交加同样苍白着脸的张琼身边,一边哭一边用
  
  她那粉拳打着张琼。张琼任她打闹,乘我抓住娇娇手时默默穿衣。
  
  我大声责怪娇娇:我们的事你来干甚幺?
  
  娇娇哭着跑进自己房间。张琼整理好衣服,理理头髮,轻声说:别怪娇娇,是我们不对。
  
  我生气地说:谁规定我们不能作爱?她一个黄毛丫头知道甚幺?你不準走。
  
  张琼见我生气了,爱抚地搂着我,叹了口气,想说甚幺张张嘴又收了回去。靠在我那当时还不宽大的肩上。沈
  
  默了许久,张琼幽幽道:我先回自己家去吧?
  
  我一口回绝:不行。她早去拿了睡衣给我套上。我也渐渐冷静下来。她见我安静了许多,用手抚弄着我头髮,
  
  再次柔声恳切:我先回去,等明天再说,行不行。
  
  我盯着她黑黑的眼珠:那我们以后还见面吗?
  
  她柔情地说:当然,不很容易吗?你去看看娇娇。啊?
  
  张琼走后,我到娇娇的房间,见我进来,她本来呆坐着的猛地钻进被窝。我站在那里,不知该说甚幺,没法给
  
  她解释。娇娇虽然不完全明白男女之事,但她知道我们赤身裸体搂在一起肯定没做好事,更要命的是娇娇唯一不喜
  
  欢的人就是张琼。
  
  我的沈默帮了我。娇娇见我半天没动静,把头从被窝里伸出来。看我傻傻站在那里扑哧一声笑了,然后又揪起
  
  嘴:你们干甚幺?
  
  我瞪她一眼:小孩子不知道的事情少管。
  
  “我就不许你跟她睡,不準与她好,你从来就没那样抱我睡过。你不喜欢我。”说罢又委屈地流起泪来。
  
  我鬆了口气,原来是因为这个生气而哭。我走到她床边坐下。把她紧紧搂在怀里,抚摸着她细腻的手臂,说:
  
  “天底下哥哥最喜欢的就是娇娇。”
  
  “真的?”
  
  “对天发誓”
  
  “那你陪我睡觉。像刚才那样。”
  
  我脱光衣服,躺在她边上,她像一条美人鱼样缠到我身上,弄得我情绪一阵阵骚动,但我努力克制着。过了会
  
  儿,她偷偷看了我一眼,轻声问:“张姨走了?”
  
  我假装生气:“你那样不喜欢她,她还能不走?”
  
  娇娇嘟着嘴:“谁叫你喜欢她都不理我。”
  
  “我从小就跟她睡的”
  
  “那也不行,我不喜欢你跟她睡,我要你陪娇娇。”她好像又想起了甚幺“我进去时你爬在她身上做甚幺?”
  
  “睡吧,我困了。”我脸一热,闭上眼。
  
  她搂紧我好像鬆手我就离开了:“我要你以后天天陪我。”
  
  “那你对张姨要好些”。
  
  她白了我一眼,没多说话。
  
  我与张琼的生活如常一样。只是随着我年纪长大,她越来越依赖我,有时没人她也会依偎到我身边轻声问:
  
  “晚上来我房间吗?”她越这样我对她越随意,她也不引以为怪。越对她不好,她越是依赖,性成了她不可缺的东
  
  西了,而对我而言,说实话,她真的已引不起我任何兴趣和冲动了。
  
  大学期间断断续续谈过几个女朋友,尤其是不在这所城市的外地同学偶尔也带回家住上几天,但想想家里有两
  
  个怀着仇视眼光的女人,哪位女生来了也无法安逸和自在,加上也没有特别动心的,也就都分手了。
  
  研究生毕业,我到父亲投资也是张琼负责管理的一个公司上班,因特殊身份,加上张琼在公司负责日常管理,
  
  我实际上没甚幺太多具体事务,交了个公司最漂亮的女大学生赵雪(因故用笔名)作女朋友,没甚幺值得炫耀的业
  
  绩,倒也没甚幺工作业务失误。
  
  娇娇还有一年该高中毕业了。她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漂亮女孩。眉宇间有了成熟女孩的魅力。如果女朋友不在她
  
  也会偷偷钻进我被窝,缠着让我讲公司的事,外面世界的事,只是现在睡时,她总穿上睡衣。每当她那突起的硬硬
  
  的小乳房蹭在我身上时,都让我格外激动和亢奋。我们偶尔也会像过去一样轻轻抚摸对方,我每次都会有意无意摸
  
  她的乳房和大腿跟敏感的部位,让她一阵阵的颤慄,然后她都会哽嚥着爬在我怀里抽泣,我们都明白彼此的需要,
  
  但都不愿做不属于我们之间的的事。尤其对她,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刺激和压抑。
  
  一个星期六下午,女朋友要逛街,我让她找别人陪,我得马上回家去,因为娇娇让我必须下午赶回家,还神神
  
  密密地不告诉我甚幺事情。远在娇娇的房间就听见房间里有说有笑,我推门就进,娇娇还有两个女孩正高兴地说着
  
  甚幺,猛一见我,三人声音嘎然而止,接着是娇娇一声娇呼:“哥哥,算你守信用。”她拉起一个白白静静的女孩:
  
  “这是我的好同学,小雅”。
  
  小雅红红的小嘴一抿,略带羞涩地说:“您好。”娇娇又指着另一个丰满的女孩说:“这是小薇。”小薇甜甜
  
  一笑,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我向她们问好,然后问娇娇甚幺事非得回来说。娇娇看看两位女伴,说:“我们商量
  
  好了,準备去度假,正式邀请你参加”,我一听就拒绝。娇娇马上不高兴了,但随之跑过来哀求。见到那幺漂亮的
  
  女孩子求你,没有甚幺不能答应的,何况她又是我疼爱的妹妹。娇娇她原来準备放假去澳洲看父母,结果因父母正
  
  好去欧洲办事,将顺道回来看我们,娇娇的澳洲没法成行,她就约几个好友到大连去玩。当然得我出钱了,只好同
  
  意陪她们一道去了。正好女朋友也没去过大连就一块去吧。
  
  我总是反思,其实在我心中对于忠贞有时真是吃不準,如果没有眼前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一块去旅游,我还
  
  真未必同意陪娇娇旅行。潜意识中有一种想佔有她们的慾望,但随即又被旅游的兴奋把自己情绪掉起来了。一听旅
  
  游,女朋友当然高兴,再得告诉张琼,毕竟她是公司的顶头上司,没想张琼死命反对,先是讲这段时间业务离不开
  
  我,然后又提出一大堆理由,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我当然知道她反对的原因。她知道我有意疏远她,但在公司上
  
  班天天能见着,她还有所寄託,一听离开20多天,又是与那幺多漂亮女孩子同行,她的失落可想而知。最后好说歹
  
  说,连骗带哄才算同意,但条件是没走的这些天要去她住所陪陪她。
  
  一天正好娇娇、小雅、小薇都在,正好吃饭,大家就坐在一起吃,自从上次见过后,小雅和小薇到家来得更勤
  
  了,彼此也熟悉了许多。但当我宣布与女朋友一起参加时,小雅和小薇明显失望,娇娇看看她们也不高兴地说:
  
  “雪姐不是要上班嘛,她去干嘛。”我知道娇娇是对我哪位女朋友都不会喜欢的。那一刻说实话我也好像觉得小雪
  
  去是多余的,但毕竟她是一个活泼青春、百分百的大美女,成熟、性感,怎幺看也觉得比眼前这些黄毛丫头更有魅
  
  力。见她们都不多说话,我也只好插开话说别的。吃完饭,赵雪从她妈家回来,我们正在客厅聊天,娇娇从楼上下
  
  来,站在楼梯说:“哥,你来,我找你有事。”赵雪对她笑笑,对这蛮横的小妹,谁也不敢得罪。娇娇理也不理她,
  
  过来拉着我向楼上她房间走。到娇娇房间,小薇已经走了,小雅双腿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我进去,她马上坐正。
  
  娇娇一进们就嚷开了:“哥,我们商量过了,你不能带雪姐去。”
  
  我瞪她一眼:“为甚幺?”“我们只邀请你。”“我邀请她,我带她去关你甚幺事。”我也生气了,对她刚才
  
  对赵雪的态度不满发洩。娇娇一见我真生气眼眶里马上泪水扑塔扑塔流下来,一见她哭我心软了。娇娇一见我态度
  
  软下来,立即走到我身边,呜嚥着说:“你老向着别人一点也不喜欢我。”我不理她,我知道她的脾气,一会儿就
  
  好,走到小雅身边坐下,看着小雅,她脸微微一红,我说:“小雅,如果是你,我不带你一块走,你伤不伤心。”
  
  小雅狡颉一笑,看了娇娇一眼:“我又不是雪姐,我怎幺知道?”娇娇这时也走过来偎到我腿上,说:“你带上雪
  
  姐,最不高兴的就她了,你问她?哼!”小雅脸腾地红了,连忙申辩:“谁说的,你胡说!”娇娇吃吃一乐:“傻
  
  子都看得出你喜欢我哥”她又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不过我可告诉你,谁也别想抢走我哥。”见到两个小丫头斗
  
  嘴,我倒十分高兴,细看,羞态的小雅清纯、可爱,白白的皮肤更衬得她黑白分明的眼楮水汪汪地迷人,我忽然被
  
  她迷住了。心灵一动,望着小雅:“你说,不让我带小雪我就不带。”娇娇一听就不高兴了,瞥了小雅一眼,但马
  
  上又高兴了:“你说呀,说不带。”
  
  小雅抬头看了我一眼,又娇羞地低下头,看得我心里一阵震颤。娇娇好像发现了我的变化,警惕地看了我一眼,
  
  贴到我怀里,紧紧搂着我的左手。小雅一抬头见我还看着她立即低下头去。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听见赵雪的声音:
  
  “娇娇,我能进来吗?”娇娇皱皱眉,我推推她,瞪了她一眼,娇娇老大不愿意地说:“你进来吧!门又没锁。”
  
  赵雪推门笑盈盈地进来。我心中一声叹息,赵雪确实是太漂亮了。小雅一见她好像洩气了,娇娇每次见到她也
  
  失去了自信。赵雪坐在沙发旁地毯上,笑着问:“你们说甚幺呢,真热闹。”同时美目看一眼小雅又看着我,我忙
  
  介绍说:“这是娇娇的同学小雅。”赵雪向小雅打完招呼,对我说:“你们事情说完了吗?”娇娇不高兴地说:
  
  “又催我哥走啊!”赵雪对娇娇一笑:“哪能呢。”她已经习惯了娇娇对我的亲暱举动和娇娇的说话方式,依然微
  
  笑着,确实,她是娇娇态度最好的一位。我说道:“我们正在商量旅游的事,其实也没甚幺好说的,说走就走了,
  
  每年我们不到处旅游几次,这次也一样。”“是吗,这次可不一样,每次娇娇也没像这次神秘。”赵雪说着又看着
  
  小雅:“何况这次还有娇娇的同学一起玩,真得计画好。”看着小雅侷促不安的样子,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柔情。
  
  还没等我开口,娇娇对着赵雪说:“雪姐,你先去休息吧,我和哥哥再聊一会儿,反正你对我们的谈话又不感兴
  
  趣。”赵雪看着我:“你不是说一块游泳吗?”我亲暱地看着她:“宝贝,你先去,我马上来。”赵雪站起身,嚷
  
  道:“你可记得说的话,一会儿就来啊。”
  
  目送赵雪走出房间,我好像没了刚才说话的兴致,房间也没了刚才的氛围。娇娇在一旁嘀咕:“就不带她去,
  
  漂亮又怎幺着。”我看着小雅,笑道:“小雅,你还没说意见呢”。小雅恢复了平静,哧地一笑,在灯光下,红而
  
  湿润的嘴唇间露出两排整齐的白晶晶的牙齿:“你捨得不带雪姐呀”转而又感叹:“雪姐真的是漂亮。”娇娇白了
  
  她一眼:“我看你就比她漂亮。”
  
  这时正好妈妈在澳洲打来电话,妹妹一听高兴地从我身上跳起,去听电话。我看着小雅意味深长一笑,小雅似
  
  乎感觉到甚幺,身子一硬。正好娇娇背对着我们听电话,我恶作剧般地象小雅身体靠了靠,小雅浑身紧张地盯着前
  
  面的电视,我的手从后伸到她另一个肩,小雅身体微微发颤,我感觉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处子的清香,我喜欢女孩
  
  子这种身体的反映,我手抓起一只她的手,她企图挣扎,但马上放弃,看着她不知所措的样子,我柔声问她:“十
  
  几岁了?”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轻轻道:“十七。”我另一只手伸到她短裙下的大腿,她身体又开始发颤,
  
  同时哀求般地看了我一眼。我凑过头去,嘴在她唇边点了一下,然后轻搂着她靠向我,在她耳边呵了口气,悄悄说:
  
  “我不带赵雪,你会对我好吗?”她努力挣扎了一下,身体稍离开一点,低头不语。我又凑过去,重问了一遍。她
  
  还是不语。我笑笑说:“点点头或摇摇头”。她点点头,抬头见我笑又想摇头但又不愿摇头。我见她难受的样子,
  
  笑着说:“算了,不难为你,跟你开玩笑。”这时娇娇扭头见到我们的样子,马上边接电话边走过来,说:“来,
  
  你跟妈妈说话吧。”
  
  过了两天,我来到张琼的别墅。她在郊区离市区还有30多公里的路程。她知道了我要去,所以让人準备好了
  
  我爱吃的饭菜。吃完饭,她打发走了家里的工人,静静地依偎着我看电视,我抚摸着她的乳房,柔声地说:“娇娇
  
  不希望小雪跟我们一块旅游,在那段时间你安排她到国外走一躺吧。不然我真没办法开口。”她看了我一眼,不做
  
  声。我热情地吻了她一会儿,又提起同样的话题,她不悦地说:“你到我这来就为这事。”我赶忙叫冤。同时撩起
  
  她睡衣,手游划到她的腹部,并顺势慢慢下移到我十分熟悉的毛毛的三角区,她身体反映热了起来,但我手停在那
  
  里只是轻轻抚摸,她发出一声低吟,出了一口粗气,幽怨地说:“我真是前世欠了你们家的。”同时用她的手抓住
  
  我的手外下送,我边吻着她边手伸进了她热湿的里面。她呻吟起来,闭上眼嘴唇轻轻咬着我的耳朵。随着我手动,
  
  她身体扭曲起来,叫了一身双腿紧紧夹着我,我推开她,让她躺在地上,脱光了最后一寸衣物,她见我还不紧不慢
  
  的样子,盯着我脱衣的每个动作,她知道我不让她帮我她只能是静静等着的。我从头到下吻着她,她的脸因舒适而
  
  泛着迷人的红晕。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恳求地说:“来吧,我要,我受不了啦。”
  
  ……
  
  我们静静躺在地毯上,她回过神来,偎紧我:“你真会要我命的。”我搂紧她,真心地说:“我是你一手带大
  
  的,我真的不愿看见你不高兴。”她感动地抱紧我,闭上眼楮喃喃自语:“我真想永远这样,现在我真的很快乐。”
  
  她睁开眼,看着我:“你準备甚幺时间与小雪结婚?小雪向我谈过两次。她是一个难得的好女孩,唉,有她陪着你
  
  我也放心了。”我坐起,然后拉起她一起向浴室走边说:“现在不是很好吗。等我事业有成再说吧。”张琼默默不
  
  语,静了一会儿冒出一句:“随你吧,只希望你能想到我偶尔来看看我就知足了。”接着又问:“你们準备哪天动
  
  身?”我高兴地问:“愿意帮我了?”她无奈地笑笑:“你说东我还敢往西呀。”
  
  刚上班赵雪就打来电话:“公司派我去法国谈一笔业务,我不想去,你跟张姨说说,派别人去吧。我们不是计
  
  划去旅游吗?”“张姨哪能管你们公司具体事务,而且业务需要嘛。”我安慰她。另一边不高兴了:“你甚幺意思?
  
  是不是不想我去呀,难怪天天跟娇娇神秘兮兮的,你去不去说?”我只好同意午餐时间陪她去张琼处。张琼请我们
  
  午餐,听完赵雪的话她笑了:“小雪呀,姨可不能帮你去说,毕竟公司是派你工作,而你不去的理由是玩。”赵雪
  
  一听急了,看了我一眼,我只好帮她求情,当然也不可能有别的结果。
  
  在公司门口等着赵雪,约好一起吃饭,她出来时显然还不高兴,我哄着她:“你别开车了,我带你兜兜风,然
  
  后去吃饭。”我内容确实觉得有点对不起她。吃完饭回家,进门就看见娇娇和小雅、小薇在唧唧喳喳说话,见到我
  
  们,娇娇高兴地扑到我怀里高兴地嚷着:“我们终于放假喽,带我们出去消夜。”她见赵雪神色不对,悄悄问:
  
  “她怎幺啦。”我忙说:“小雪今天得到公司通知,后天要去法国出差”说罢我看一眼小雅,她马上低下头,娇娇
  
  张大嘴几乎没合拢,看看赵雪又看看我,诡秘一笑但马上想到甚幺,不高兴起来。赵雪见到她们好像反而没事了,
  
  她笑着说:“正好我去法国办事兼度假,几个朋友都在巴黎,你们自己去玩吧。”说着走进房间去。我问娇娇:
  
  “怎幺又不高兴啦?”她狠狠瞪了我一眼:“我知道是谁支开她的。”我根本就不理她耍性子,我早已期待着我们
  
  的这次旅游。
  
  后记
  
  严格说这不是小说,也不完全是故事,算是记事吧。许多事许多人都从生活中消失了。但记忆永远只记得那些
  
  难忘的可能是美好的东西。娇娇的同学改变了我的生活。现在对性、对女性早已没有了当时的热情和冲动。商海翱
  
  翔,时常想起过去日子的点点滴滴,唯一不变的依然是我仍然喜欢充满朝气的、清纯可爱的女孩子。赵雪早已成为
  
  我的妻子,我们依然像十年前一样互相倾慕。虽然我常常还在各地遇到一些我逃不掉的(也许根本就不想逃)情感,
  
  但我知道,小雪始终是我最喜欢的妻子的最佳人选,对此我从没后悔。张琼现在移居美国,我常去看她。娇娇已经
  
  离了三次婚了,我觉得对不起她,从一定意义上讲是我害了她,所以每次她来看我,我都会天天陪她玩,以弥补过
  
  去的过失。当然,她还是那样嫉恨我身边的女性,包括小雪,但小雪已经是她那个领域的佼佼者了,娇娇还是比较
  
  尊重她的。我喜欢世界各地跑,虽然澳洲时间呆得更就些但每次到北京我都会倍感交激,好像时间从来就没有流失。
  

Contents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